首頁 » 能讓男生念念不忘的女人,大都有這一種「稀缺屬性」:涼薄

能讓男生念念不忘的女人,大都有這一種「稀缺屬性」:涼薄
2021/10/29
2021/10/29

古龍在《笑紅塵》中寫過一句:

「薄情,永遠是一種女孩子無法抗拒的魅力。」

這話讓我好驚豔,也讓我開始琢磨起很多讓男人念念不忘的女人的特質。

《再見愛人》剛開始,郭柯宇一上來,就明確說,自己和章賀之間沒有愛情,她那麼溫柔和善的一個人,嘴裡卻輕飄飄地劃出這麼一句話來,好紮心,也讓章賀好尷尬。

最近的一期節目中,有人問郭柯宇:

「你會選擇天長地久還是曾經擁有?」

結果她選擇了曾經擁有,她的理由是:

「我不相信有天長地久的愛情,所以只要曾經擁有就很好了。」

好冷地回答,這說明她骨子裡根本不相信有永恆的愛情這回事,所以,她不認為自己和章賀之間有愛情,哪怕在節目中,兩個人越來越甜,越來越合拍,越來越讓人覺得兩個人之間可以複合了,可是她始終沒有再重婚的意思。

可憐的章賀,心被她撩得一會兒心火熱火熱,一會兒又拔涼拔涼的,看得我心焦不已,但是她卻依然故我,對于她已經感受到的愛情的感覺,百般否認,一會兒說心動,一會兒又說是親人般的感覺,愛上這樣女人,男人真的分分鐘都能被她逼瘋。

不過郭柯宇的薄情,有她原生家庭的創傷、有她不是刻意為之的無辜,可是你有沒有發現,她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她都成為了章賀念念不忘、惦念一生的女人。

她身上,其實就具備了古龍小說中所提到的「薄情」這一個特點。自古女人都多情,于是薄情就很罕見,當一個女人能夠做到薄情,那麼遭遇她的男人,這輩子一定會對你念念不忘、銘記一生。

為什麼有些女人越是薄情,越容易讓男人念念不忘?

01.女人薄情,會激發男人的征服欲

周幽王「烽火戲諸侯」的故事,可謂是家喻戶曉,自從周幽王討伐了褒國後,褒國就把褒姒這個大美女送給了周幽王。

褒姒很美,美的傾國傾城,但是她是一個十足的冷美人,自從進宮之後,她就沒有笑過,周幽王為了能夠讓她笑,可謂是煞費苦心。

他試過很多方法,曾經召集過樂工獻技,還召集過舞者獻舞,還讓司庫進獻好多好多的綾羅綢緞,陪著褒姒撕布玩,可是褒姒始終不笑,當等到褒姒生下兒子,周幽王又廢除了皇后與太子,讓褒姒做皇后,立褒姒的兒子做太子,可褒姒還是不笑,周幽王費盡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來討褒姒歡心,但是褒姒永遠都是一張撲克臉,直到最後,他聽信了奸臣的建議,烽火戲諸侯了,褒姒那是真的「哈哈哈」地大笑了,而周幽王的朝政也走到了盡頭。

寫這麼多,我們不是為了討伐周幽王的荒淫無道,而是來探究周幽王的心理的,為什麼他最後竟然會選擇用「烽火戲諸侯」的玩命方式來逗褒姒笑?不過是因為褒姒的「薄情」冷漠,激發了他無限的征服欲。

你不笑,我就是要讓你笑;你冷漠,我就是要讓你對我熱情似火,為此我哪怕試盡一千一萬種方法都心甘情願,因為能夠讓一個亙古不化的冰山美人為自己融化,那就足以證明自己有足夠的能力,會實現自己最大的成就感。

能寫出《當你老了》這首美不勝收的詩歌的作者葉芝,也是這樣的男人,他自從遭遇了茅德·岡之後,就開始著了魔。

他愛了她一輩子,也被拒了一輩子,直到快死了,茅德·岡仍然拒絕他,不看他最後一眼,讓癡情的葉芝的心碎成渣渣,捶胸頓足道:

「我征服了時代和世界又怎樣,我至死都沒法獲得你的芳心。」

這是一個薄情到了極致的例子。

大將軍郭說:

「心理學中有一個有趣的詞,叫未完成的事件,未滿足的需要、未表達的情緒、都會在以後變成其他的形式來索取。」

簡單說來,就是人們總對那些未完成的事情,比已完成的事情記憶更深刻,放在感情裡,道理也是一樣的。

當你主動熱情地去追求一個人,但是這個人總是對你冷漠、冷漠、冷漠到極致,那麼你下意識地就會把對方看得很重要,以能夠獲得她的笑顏為美,以獲得她的芳心為榮。

有些薄情的女人,可能是天性,而有些,則是玩弄人性的高手。褒姒對周幽王,我傾向于她是天性冷感憂鬱,郭柯宇對章賀,我更傾向于她是無意識,是原生家庭所害,而茅德·岡呢?作為一個愛爾蘭民主主義者,一個堅強的女漢子,她的確是喜歡不上優柔寡斷的深情詩人吧,這些人我還是相信她們的天性善良,並不是那些「綠茶」。但是不管怎樣,她們都靠「薄情」得到了男人的心。

02.女人薄情背後的東西

有人問,那是不是只要我對任何一個男人都是如此的冷感,那麼他就會對我念念不忘呢?

當然不是,在冷漠的背後,你還是要有點東西的。

對于褒姒來說,那是她天賜的驚人的美貌,對于郭柯宇來說,儘管有很多人說,其實章賀比較帥,郭柯宇的現狀實在有點配不上章賀。但是不要忘記,郭柯宇遇到章賀那會兒,她可是才華橫溢、火得發紫的大人物喔。郭柯宇說她為少女影后也不為過,音樂上也頗有才華,發佈過單曲,而那時候章賀才剛涉足演藝圈,不過是一個新人,且多年之後,也不溫不火,章賀總是抱怨郭柯宇不看他演的戲,說實話,骨子裡,郭柯宇真的是有些清高的,她是真的看不上他的戲,所以不如不看。

讓浪漫詩人葉芝念念不忘的茅德·岡就更不要說了,他們初次邂逅,就是葉芝一生沉淪的開始。

茅德·岡是一名軍官之女,眉眼清秀,眼睛炯炯有神,但是線條卻略顯硬朗,表情太過堅毅,可是這樣的一名女子,在葉芝的心裡,她就是光、是電,是唯一的神話,就如同他描述的那樣:

「她佇立窗畔,身旁盛開著一大團蘋果花;她光彩奪目,仿佛自身就是陽光……」

她不光在他心裡美得驚天動地,她作為一個愛爾蘭的革命鬥士,在為國家和民族浴血奮戰的鬥爭精神也讓他怦然心動。

所以,你看,一個女人不是只有薄情、只要冷漠,男人自然就會對你愁腸百結、夜不能寐的,你要麼美貌超群,要麼才華橫溢,要麼才貌兼具、還得有一份你追求的動人的事業打底。

徒有薄情,沒有哪個男人會沒皮沒臉地想要湊你,薄情的背後,你有豐富的內容,才會有男人為你赴湯蹈火、鞍前馬後。

當然還有一種情況,也能讓男人對你念念不忘、欲罷不能,就是「綠茶」們比較擅長的:曖昧。當男人看到女人太冷,想要遠離她的時候,她就會適當地熱一點兒,這樣他往往就又會升起念想來,而當他太熱的時候,她再拒絕就好了,然後在他遭遇挫敗,死心絕望的時候,她再撩他,他只要還受她的魅力吸引,那一定又會重新追她的。

我最後才說曖昧,因為我覺得曖昧只是雕蟲小技罷了,可以適當使用,太頻繁,男人也不傻的,再說曖昧的前提還是要有吸引男人的某些東西的。

感情裡,時常會遇到這樣的女人,明明知道這個男人不值得自己愛,卻一直不捨得放手,明明知道自己付出太多了,會不平衡,但還是要委屈自己、迎合男人,對這樣的讀者,我真是有點兒「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了。

愛情沒什麼玄妙之處,無非就是他就好你這一口罷了,而你若是也喜歡他,想和他長長久久,那就得具備這一個小心機:薄情點兒。

因為男人會念念不忘的女人,縱然有千百種模樣,可是都會有這樣一種稀缺屬性:涼薄,涼薄到能夠適度滿足他的需求,讓他沒那麼容易得到你的真心。

真愛他,別像郭柯宇,涼薄到骨子裡,再熱情的男人也會遠離,也別像茅德·岡,縱然讓葉芝一生惦念,但是拒絕到最後,自己不是也沒有得到男人愛的照拂嗎?更別像褒姒,逼得男人鋌而走險,最後為你犯下滔天大錯,你也會被殃及。

涼薄再帶點兒曖昧,有點像貓,再帶一點兒狗的忠誠,男人不光會對你念念不忘,還會追隨你的一生,這樣多好。

而如果你愛的男人不愛你,你也千萬別灰心,去努力,去發光,去增加那些足以亮眼的東西,他總會被你的光吸引,鐵打的愛情,流水的男人,你說會沒有男人自投羅網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