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數畢卡索不同時期的情人:讓男人「刻骨銘心」的女人,就是這一種

歷數畢卡索不同時期的情人:讓男人「刻骨銘心」的女人,就是這一種
2021/10/28
2021/10/28

一個讀者問我:

「我自認為自己足夠優秀,但仍對愛情沒信心,你能不能告訴我,什麼樣的女人才能讓男人無法抗拒、刻骨銘心呢?」

這個問題,過去曾有無數女人問過,將來也會有無數女人再問,不同的人,答案也不同。

日劇《東京女子圖鑒》裡回答說:

「一無所有的女人。沒有自己的夢想,也沒有理想,只是天真爛漫地支持他夢想的女人。」

亦舒在《城市故事》回答說:

「通常吸引男人的是冷漠的女人,但是男人娶的是仰慕他的女人。」

作家周國平則回答說:

「最好是既獨立,又依賴,人格上獨立,情感上依賴,這樣的人,才是可愛的,一起生活既輕鬆又富有情趣。」

而我從畢卡索的情史中,得到了最好的答案。

01.費爾南德

眾所周知,大畫家畢卡索一生中畫風幾經變化,經歷過藍色時期、玫瑰色時期、古典主義時期、超現實主義時期,抽象主義時期,但在私生活上,他一直都處于「桃色時期」。他有過兩任妻子,5個長期情人,無數個露水情人。這些女人給了他創作靈感和情感的滋養,但他卻很少拿她們當回事:

「在我的心中,誰也不會佔據真正重要的地位,對我來說,女人就像飄浮在陽光裡的塵粒,只需揮動一下掃帚,它們就得飛出門外。」

一句話,召之即來揮之即去,他得到了嗎?得到了。

他的初戀叫費爾南德,兩人相識于1904年。彼時,畢卡索沒錢,沒名氣,剛經歷了摯友去世的打擊,正處在人生的低谷期。

費爾南德出身貧寒,早早地結過一次婚,但是由于婚後不堪忍受丈夫的家暴,于是逃了出來,然後憑藉著天生麗質,很快就成為了巴黎社交圈有名的模特。

兩人相戀後,他們住在窮酸藝術家聚集的洗衣船公寓裡,費爾南德的愛情療愈了畢卡索的傷痛,他的作品風格從陰鬱壓抑的藍色時期轉變到了玫瑰色時期。漸漸地在畫壇有了名氣。

同居4年後,畢卡索漸漸地有了收入,他帶著費爾南德離開了逼仄骯髒的洗衣船公寓。令人沒有想到的是,物質生活改善了,兩個人的感情卻出了問題。

畢卡索厭倦了費爾南德,愛上了她的閨蜜伊娃,伊娃的丈夫也是一位畫家,而且是畢卡索的朋友。所以,畢卡索不敢公開把伊娃畫進畫作裡,只能隱晦地在靜物寫生圖中刻上「我愛伊娃」的字樣來表明心跡。

伊娃溫柔、節儉,將全部的自己奉獻給了畢卡索,在她的對照下,費爾南德就顯得粗俗無禮和虛榮了,男人都是喜新厭舊的動物,她逐漸被畢卡索討厭了。

于是,有一天,畢卡索竟然帶著伊娃私奔了。

費爾南德早就感覺到畢卡索變心了,她也不是守著一棵樹吊死的女人,所以也跟一個義大利畫家跑了。

畢卡索和伊娃私奔後過得並不如意,伊娃得了重病,他們帶的錢很快花光了,只能靠著朋友的接濟過活。即便如此,畢卡索也並不安分,他一邊照顧生病的伊娃,一邊愛上了一位波蘭模特。

02.奧爾嘉和瑪麗

1915年,34歲的伊娃因病去世。伊娃去世後不久,畢卡索結婚了,他的妻子叫奧爾嘉。

她出身高貴,氣度高雅,是風靡歐洲的俄羅斯芭蕾舞團的首席舞者。畢卡索對她一見鍾情,為了討好她,他為舞團做舞美,設計戲服、海報,還放棄了自己擅長的先鋒畫風,改成了奧爾嘉喜歡的古典風格。

奧爾嘉則放棄了首席舞者的位置,嫁給了畢卡索。不久,奧爾嘉懷孕了,原本芭蕾舞者曼妙的身材變得臃腫不堪,而畢卡索則多次背叛她,且對她超級冷漠,這讓她的脾氣也變得越發暴躁。

1935年,畢卡索的情婦瑪麗懷孕了,奧爾嘉忍無可忍,憤怒地帶著孩子搬離了巴黎,向畢卡索提出了離婚。這邊的畢卡索,則早就厭倦了奧爾嘉,對她生的兒子也沒有半點溫情,但他卻不肯離婚,原因很簡單,他不想和奧爾嘉平分財產。為了財產,他和奧爾嘉一直保持著名存實亡的婚姻關係,一直到他74歲,奧爾嘉去世。

而作為他和奧爾嘉婚姻的第三者,瑪麗·特蕾莎·沃爾特的日子也並不好過。

她跟畢卡索認識時,畢卡索46歲,早就功成名就,而她17歲,是個天真的傻白甜,她在18歲生日當天,將初夜獻給了畢卡索,並由此開始了她長達8年的地下情婦生活。

一開始,瑪麗的年輕和活力非常讓畢卡索著迷,他以瑪麗為模特創作了《夢》,《安睡少女》、《金髮女郎》等作品,還讓她搬到了自己和奧爾嘉居住的房子對面,就連跟家人外出度假時都不忘帶著瑪麗。

但不幸的是,瑪麗懷孕了,在普通人的故事裡,孕育生命是天大的喜事,在畢卡索的世界裡,女人懷孕是天大的悲劇,果不其然,畢卡索再次找了別的女人了。

奧爾嘉提出離婚後,他生怕會被抓住把柄,輸掉離婚官司,就讓瑪麗搬到了別的地方,讓瑪麗跟他寫信聯絡。

不久,瑪麗生下了一個女兒,取名為瑪麗娜,與此同時,畢卡索則搬離了瑪麗的住所,去跟瑪麗懷孕時候勾搭上的朵拉·瑪爾同居了,只在經濟上支持瑪麗和女兒罷了。

03.朵拉

朵拉·瑪爾跟畢卡索相識于1936年巴黎的一家咖啡館裡,當時,畢卡索正跟朋友聊天,一轉頭看到了朵拉。

她黑髮白膚,明目皓齒,清麗得像春日的天空,最特別的是,她手上帶著繡著玫瑰花的黑絲手套,正握著刀子猛戳自己的手指中間,鮮血沾滿了手套,她卻好像感覺不到疼痛。

于是,畢卡索來了興致,向朵拉發動了攻勢,兩人在一起後,朵拉的那副手套被他鎖進了抽屜,當成了某種紀念物收藏了起來。

朵拉是巴黎先鋒藝術界小有名氣的攝影師,她才華橫溢,思想激進,能講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語,對藝術的見解也十分獨到。

她帶給畢卡索的不只是情感和身體上的愉悅,還有創作上的靈感和事業上的幫助。她給畢卡索做模特,為畢卡索修改畫作,提出意見,並用攝像機記錄了畢卡索的創作過程。她擅長使用的多重曝光,從不同角度拍攝同一物體的攝影方法對畢卡索的繪畫風格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在她的對照之下,安靜、被動、對藝術一無所知的瑪麗顯得如此「過時」。然而,畢卡索的激情來得快,去得也快,跟朵拉在一起後,他便顯露出了最惡劣的一面。

他經常讓朵拉躺在地板上不省人事,然後把她的慘狀畫下來,從她的痛苦與淚水中,獲取創作素材。他刻意製造事端挑起朵拉和瑪麗之間的爭鬥,讓她們互相撕扯毆打,他站在一旁得意地笑看,並用畫筆記錄下來。

04.弗朗索瓦絲·吉洛

在女人和女人的戰爭中,贏的從來都是男人。

這邊的朵拉和瑪麗為了爭寵互相傾軋,那邊的畢卡索卻又移情了22歲的弗朗索瓦絲·吉洛。

弗朗索瓦絲出生于巴黎的藝術世家,家境良好,有一個非常開明、睿智的父親,父親從小便把她當男孩子培養,告訴她 「在這個世界上,女人想要活得有尊嚴,必須愛得有尊嚴,要勇敢地與男人抗爭,爭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弗朗索瓦絲很爭氣,17歲就獲得了巴黎大學哲學學士學位,18歲又取得了劍橋大學英國文學學士學位。她認識畢卡索時,他已經62歲,畢卡索傾盡全力,經過了兩年苦苦追求,才終于追到了她。

兩人同居後,弗朗索瓦絲為畢卡索生了一兒一女,一向對兒女冷漠的畢卡索罕見地非常疼愛這兩個孩子,經常帶著弗朗索瓦絲和孩子們去旅遊。

然而,弗朗索瓦絲卻對畢卡索並不滿意,他從來不管家庭事務,還控制她的社交和工作,就連她外婆生病,畢卡索都不允許她回家探望。

更讓她無法接受的是,畢卡索把自己當成上帝,隨意戲弄身邊的女人們。他故意邀請精神不穩定的朵拉出來吃飯,在朵拉麵前秀恩愛:

「你看,弗朗索瓦絲真好,我真幸運啊!」

眼見他折磨朵拉,又讓瑪麗無望的等待,弗朗索瓦絲物傷其類,開始考慮要離開畢卡索。1951年,弗朗索瓦絲發現畢卡索又勾搭上了23歲的年輕女孩,她果斷地帶著兩個孩子離開了他。畢卡索氣瘋了,他威脅說,弗朗索瓦絲離開他一定會走向沙漠。

然而,弗朗索瓦絲心裡很清楚,唯有離開這個強悍的怪物,她才能不被吞噬,所以無論他如何威脅、哄騙、引誘,她始終都沒有回頭。

05.賈桂琳

在弗朗索瓦絲之前,畢卡索只有拋棄女人的份,從來沒被女人拋棄過。在弗朗索瓦絲之後,他連續兩段戀情都無疾而終,大受打擊。

1955年,奧爾嘉去世。畢卡索得到消息,立刻給瑪麗打電話說:「我老婆終于死了,我們總算有機會在一起了。」瑪麗喜極而泣,她以為自己等了那麼多年,終于守得雲開見月明。

哪知畢卡索轉身就娶了賈桂琳·洛克。35歲的賈桂琳是一名陶瓷廠的銷售員,離異,帶著一個女兒。她是畢卡索最後一任妻子,也是他最狂熱、最忠實的仰慕者。

她把畢卡索當成「上帝」一樣崇拜,照顧他的飲食起居,監督他吃藥,調理他的生活,當他的模特,為他打理畫室,事無巨細,無微不至。

同時,她對畢卡索的佔有欲也到了病態的程度。

婚後,她不允許他外出,不允許他跟朋友、兒女、情婦們見面,就連她自己的女兒要見畢卡索都要經過她的同意。

對此,畢卡索十分不滿意,但他太老了,離不開賈桂琳的照顧,只得被動終結了自己的桃花運。

1973年,畢卡索去世,享年92歲。

賈桂琳全程把持著他的葬禮,不允許他的兒孫和情婦們參加,後來,更是跟他的兒孫們進行了曠日持久的遺產爭奪大戰。畢卡索去世十三年後,賈桂琳突然自盡了,原因是她覺得「再也無法為畢卡索做什麼了」。

作家周國平說:

「如果我是女人,我將樂意與藝術家交朋友,聽他談作品,發牢騷,講瘋話。但我絕不嫁給他。」

回看畢卡索的女人們,她們和畢卡索在一起後結局都挺慘。

費爾南德陪著畢卡索走過了最艱難的日子,但畢卡索成名後提都不肯提她。為了謀生,費爾南德寫了一本回憶錄《畢卡索和他的朋友》,但畢卡索連威脅帶收買,禁止她出版這本書。晚年的費爾南德窮困潦倒,以教授外國人法語勉強度日。

奧爾嘉為了畢卡索放棄了自己的事業,陪他走上了巔峰,但他外遇不斷,不肯離婚,讓她半生都活在嫉妒與憤怒當中,備受煎熬。她去世後,畢卡索恨她跟自己打離婚官司爭財產,連她的葬禮都沒有出席。

她生的兒子保羅從小就不受畢卡索待見,為了見父親一面,常常在他家門口一等就是四五個鐘頭。成年後,保羅拿著菲薄的薪水為畢卡索做了一輩子的司機,卻連他的一個擁抱都得不到。保羅的兒子帕裡多因被賈桂琳拒絕參加爺爺的葬禮而自盡身亡。

而瑪麗則比大明湖畔的夏雨荷更慘,她對畢卡索百依百順,然而她等了一輩子,盼了一輩子,卻始終沒有等到想要的結果。因為父愛缺失,她的女兒瑪麗娜接受了長達14年的心理治療。畢卡索去世四年後,瑪麗因為思念過度而自盡,終年68歲。

朵拉原本可以成為名滿天下的藝術家,然而,她卻為了愛情放棄了自我,最後精神崩潰。離開畢卡索後,朵拉努力擺脫他的影響,用了很長的時間治癒自己,後來,她準備跟小15歲的作家詹姆斯結婚,畢卡索卻不肯放過對她的精神控制,三番五次去騷擾她、侮辱她,最終,她沒能結成婚,在萬念俱灰之下,她皈依了上帝。

唯獨弗朗索瓦絲一枝獨秀,在離開畢卡索之後綻放出令人驚異的光彩。11年後,她接受了評論家的邀約,撰寫了回憶錄《與畢卡索的生活》。

跟對付費爾南德一樣,畢卡索先叫律師嚇唬她,後又企圖用錢收買她,見她不肯就范,又憤然起訴出版商,結果敗訴了,最後,他向弗朗索瓦絲發出了終極威脅——終生拒絕再見她的兩個孩子,取消他們娘仨的財產繼承權,在藝術圈封殺她。

然而,弗朗索瓦絲不但出版了回憶錄還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畢卡索最後對弗朗索瓦絲說:「你贏了,好啊,我向你致敬。」

是啊,她的確值得被尊重,且被畢卡索銘記一生,給了他刻骨銘心的傷痛。她用賺來的錢買了房子,一邊撫養孩子,一邊拼搏事業,後來,她出版了12本書,舉辦了50多場個人畫展,擔任了美國南加州大學藝術系的主任,還被被法國總統授予了法國最高藝術獎——國家榮譽勳章。

她在愛情上也沒耽誤自己,她後來和法國畫家盧克·西蒙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最後嫁給了小兒麻痹症疫苗的研究先驅約拿斯·索克,兩人十分恩愛,相伴25年,直到索克去世。最終,弗朗索瓦絲衣食無憂,兒孫滿堂,活到了97歲。

想到兩個人相處的時候,畢卡索曾經問她:

「你為什麼總是跟我對著幹?」

她回答說:

「因為我們之間有對話,不是你的獨角戲。所有人都對你說‘是’,好像圍繞著一個國王,而我卻要對你說‘不’。」

讀到這裡,我想聰明的你已經明白,我要說的答案了。在[兩.性]關係中,別總想著男人喜好什麼,對什麼樣的女人無法抗拒、刻骨銘心,而是應該保持精神獨立,學會隨時說不,且思考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女性。

赫爾曼·黑塞在《德米安》中說:

「對每個人而言,真正的職責只有一個:找到自我,然後在心中堅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他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對大眾理想的懦弱回歸,是隨波逐流,是對內心的恐懼。」

所以,女人們,希望我們都活成弗朗索瓦絲,做一個有才華,有手段、有骨氣的女性。在情愛中保持自我,有勇氣說不,也有決斷離開。

用獨立給自己縫製鎧甲,披掛上陣,然後告訴自己,這一生只為自己而榮,那麼你註定會成為他永遠忘不掉的女人,讓他刻骨銘心、念念不忘,雖然你並不在乎。




用戶評論